<noframes id="vtdxj">
<th id="vtdxj"></th>

    <strike id="vtdxj"></strike>

        首 頁 資訊 對話 評論 產業 星語

        首頁>影視>評論

        反觀現實主義新浪潮中的影視創作觀

        2022年11月24日 16:41  |  作者:薛晉文 馮昊雯  |  來源:光明網 分享到: 

        作者:薛晉文 馮昊雯

        進入21世紀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之后,一場以“守正、民本、創新、初心、人民、圓夢”等為核心內容的新時代新啟蒙文化思潮逐漸展開。在文藝創作領域,出現了新時代現實主義創作的新浪潮,“人性、奮斗、美善、崇高、雅正”等詞匯成為新時代藝術審美的關鍵詞。影以載道、影以明德、影以親民和影以化人的創作觀,對新時代影視創作產生了深遠影響。

        影以載道

        “文以載道”是中國古代文藝的重要思想之一,也是傳統文藝經世致用的集中體現,在中國文藝傳統中事實上處于核心地位。在新時代文化強國和影視強國建設的大背景下,文以載道思想作為一種創作論和反映論應該與時俱新,應賦予新的時代性和人民性?!坝耙暂d道”就是要體現中國精神、中國價值和中國力量,既要繼承傳統的現實主義創作精神,更要強調批判現實主義的精神,以新時代現實主義賦予“道”新的時代內涵。

        新時代以來,寫實類現實主義影視劇呈現出高度真實化、典型化和理性化的特征,重新確立了以人物為中心的創作觀,以故事為中心的敘事觀,以真善美為中心的審美觀。人物群像體現了民族文化面對現代文化轉型堅守的歷史真實,或反映了當下基層社會蛻變成長的社會真實,這樣的人物既接地氣,又有生氣。深邃宏遠的主題思想是現實主義影視創作的題中之義,主題思想的深度決定著現實主義影視創作的高度。應當說,在影以載道創作觀的探索中,創作者借助人物、故事和環境,使作品具有了厚重的思想價值和宏闊的社會意義,最大限度地將思想深度和社會本質揭示出來。

        此外,批判類現實主義影視劇推崇現實主義加浪漫主義的創作觀,豐富了傳統批判現實主義影視劇創作的審美范式。依托悲喜劇美學風格,在現實主義加浪漫主義的雙重變奏中揭示個體、階層與現實生活之間的復雜關系,將人的自由幸福作為衡量社會歷史進步與否的主要標尺,最大限度地抵達社會關系和個體生命的真實程度。

        最后,詩意類現實主義影視劇善于在習以為常的隱秘生活中捕捉人生的意義和價值。通過凝視和剖析小人物和小事件中的不幸或確幸,尋覓生活的光明和溫暖,努力以高遠的境界和博大的胸懷從人化和對象化中探究生活的詩意源泉,強調在真實性和藝術性的基礎上厚植思想性和審美性,突顯重大社會結構變革與個體文化心理結構變革的風聲雨聲。

        影以明德

        文藝既應明大德,著眼于民族乃至全球秩序的構建;還應明公德,著眼于現代公民社會之公德;更應著眼于私德或美德,實現個人內宇宙的完善和諧。影視藝術創作在明大德方面,當對民族、國家乃至全球精神世界的構建貢獻力量,努力以共享觀念和共享價值為全球道德秩序的建構提供中國方案;在明公德方面,當為現代公民樹牢社會公德的擺渡人,從人與人、人與自然和人與社會等方面充分發揮影以明德在固本培元方面的作用;明私德方面,應當在厚德載物中培育大寫的時代新人,安頓好個體的精神家園和心靈港灣,“幫助人們建立生命的、家族的、民族的根的意識”。

        與此同時,新時代影視藝術應主動擔當起引領中國價值和中國精神走向世界的重任,向全世界宣揚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流意識形態,做到思想性、藝術性和科技性的統一。比如,揭露官場道德的《人民的名義》、呼喚倫理道德的《地久天長》、倡導師風師德的《無問西東》等,反映了社會進程中的曲折波瀾,折射出個體精神與社會道德的復雜性,既在培根鑄魂方面具有重要價值,在明私德方面又能治愈精神主體的頑瘴痼疾。

        影以親民

        優秀的影視藝術家只有在審美沉浸中才可能精準選擇創作對象,深入創作客體內部,實現創作主體和創作客體的交融共鳴。因此,這就要求創作者應當帶著真情實感發掘審美對象的審美價值,如此方能將文藝大眾化的使命變成現實,塑造可親又可敬的人民形象和中國形象,為中國影視作品走出去和走進去提供有力保障。

        首先,深入生活和扎根人民是影視藝術踐行影以親民創作觀的基礎。只有真誠地為人民群眾服務,人民群眾才會真正接納影視作品,只有對生活充滿無限熱愛才能捕捉到人民群眾最為關切的有審美價值的對象,真正做到與人民群眾同悲戚、共歡樂。例如,電影《柳青》的導演田波先后用六七年時間深入生活和走進基層社會,提煉梳理陜北鄉村生活、政治生態和民間文化。

        其次,大眾化是影視藝術踐行影以親民創作觀的有效渠道。魯迅先生指出,文藝“當然不能俯就低能兒或白癡,但應著眼于一般的大眾?!泵珴蓶|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中對大眾化進行了明確的界定,大眾化“就是我們的文藝工作者的思想感情和工農兵大眾的思想感情打成一片。而打成一片,就應當認真學習群眾的語言?!毙聲r代影視創作在影以親民的創作觀指引下,不斷將大眾化走深走實。以《戰狼》系列、《長津湖》系列為代表的電影在大眾化普及目標上貢獻突出,既激發了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又使得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空前增強,在取得良好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同時實現了思想性和藝術性比翼齊飛。

        影以化人

        中華美學的“禮樂傳統”強調將個體情感升華為人類普遍的情感,有助于人類面對命運抗爭中的苦難和不幸,體現了中華文藝典型的實踐性品格。人是社會歷史發展的根本動力和第一資源,人的綜合素養就是國民和社會的綜合素質,人的文明信仰程度和覺悟程度就是社會文明的高度。

        其一,在重建人的主體性中探尋影以化人的創作空間。優秀的影視作品往往注重表現人物借助主體能動性在認識規律和掌握規律中對世界或實踐的改變,注重反映人物形象掙脫各種舊秩序羈絆,按照自主意愿支配自己的實踐活動,從而重構新的社會生產關系,推動社會獲得顯著進步。以電視劇《覺醒年代》為例,劇中許多主要人物都成了年輕人追逐的對象,激發了他們奮斗青春和奉獻祖國的斗志和熱情,發揮了影視藝術教育群眾、鼓舞群眾和引領風尚的正向激勵作用。

        其二,在重建社會審美風尚中彰顯影以化人的積極作用。影視藝術既是一面旗幟,又是一面鏡子,可以審視與社會發展有關的“天下民心”,以經世致用的方式為社會和國家的良性發展發揮積極作用,以審美的力量和文化詩學發揮對人的塑造作用、對情感的撫慰作用、對社會風尚的引領和示范作用。比如,電視劇《裝臺》重建正確的勞動價值觀,電視劇《右玉和她的縣委書記》詮釋了“執政為民、尊重科學、百折不撓、艱苦奮斗”的“右玉精神”,反映了人心就是最大的生產力,民心就是最大的戰斗力的深刻主題,蘊含著執政為民的文化定力和文化信仰,體現了初心不改和一往無前的使命感和責任感。

        由此可見,唯有堅持影以載道、影以明德、影以親民和影以化人等富有民族性的現代審美創作觀,才能把握新時代影視創作的方向,創作出更多接地氣、傳得開、留得下的影視作品。

        (作者薛晉文為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視聽藝委會副主任、太原師范學院美術與影視學院教授,馮昊雯為太原師范學院美術與影視學院助教)

        編輯:位林惠

        相關新聞

        少妇下面好紧水好多视频

        <noframes id="vtdxj">
        <th id="vtdxj"></th>

          <strike id="vtdxj"></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