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tdxj">
<th id="vtdxj"></th>

    <strike id="vtdxj"></strike>

        首 頁 資訊 對話 評論 產業 星語

        首頁>影視>聚焦

        從新主流電影崛起看中國電影新氣象

        2022年11月14日 14:17  |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分享到: 

        金雞報曉,光影薈萃。伴隨金雞獎各項大獎一一揭曉,2022年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在廈門落下帷幕。本屆金雞獎,新主流電影《長津湖》斬獲兩項大獎,《人生大事》《愛情神話》等現實主義影片收獲頗豐……

        盡管受疫情影響,中國電影行業面臨困難、整體承壓,但隨著一批具有歷史深度、時代高度的作品出現,中國電影行業正展現新的氣象。

        “中國電影從來沒有‘躺平’過,我們依然保持著旺盛的創造力!”《長津湖》總制片人于冬在頒獎典禮上說。

        致敬人民:以凡人鑄就英雄

        在剛剛過去的國慶假期,電影《萬里歸途》一路強勢,成為國慶檔票房冠軍——這也是新主流電影連續第四年領跑國慶檔票房。

        既具有堅實的主流價值觀,又具有商業電影的娛樂性和藝術性,“新主流電影”近年來漸成行業高頻詞。本屆金雞獎入圍的六部最佳故事片中,《長津湖》《我和我的父輩》《狙擊手》三部新主流電影占據半壁江山。

        “近年來,眾多優秀的中國電影導演扎根人民、潛力創作,推出了一批思想性與藝術性兼備的新主流電影作品,這其中既有知名導演熱忱描繪新時代新征程的恢弘氣象,也有青年導演堅持守正創新,為時代和人民放歌?!敝袊娪凹覅f會副秘書長楊燁說。

        新主流電影何以擺脫傳統窠臼,講述入腦入心的故事?不少電影人認為,“以凡人鑄就英雄”是近年來新主流電影的一大突破。

        “一部電影,要想引起觀眾共情,角色必須貼近生活?!睂а輨t說,近年來口碑較好的新主流電影,都更加注重呈現人物身上的瑕疵與成長,這樣的平民英雄無疑更貼合觀眾的觀影需求。

        “讓英雄回歸尋常煙火”漸成行業共識。在《萬里歸途》中,外交官雖然有著堅定使命,但面臨生死抉擇時,同樣會展現恐懼、痛苦和掙扎;在《狙擊手》中,英雄沒有“神話色彩”,敵人也擺脫“臉譜化形象”,冷槍冷炮下的戰士更顯鐵骨錚錚;在《我和我的父輩》中,舍身為國的父輩故事背后,依然是一個個普通家庭,而縱觀該系列影片,從《我和我的祖國》到《我和我的家鄉》,再到《我和我的父輩》,一脈相承的同時,視角也愈發平實……

        在復盤《我和我的祖國》時,導演黃建新感慨道,“電影就是拍人民,主角還是要選擇重大事件中最普通的人,這些人有自己的個性,有的執拗,有的沉默,有小缺點,但是內心深處始終懷揣對這個國家的愛?!?/p>

        在廈門大學電影學院教授鄭國慶看來,新主流電影的強勢崛起,同樣離不開新生代電影人的努力,“新生代電影人往往能將主流價值、電影藝術與市場有機結合,從普通個體的角度切入,塑造體現新時代價值的平民英雄。這樣的方式使得人物形象既有貼近普通人的一面,又有審美的教化作用,達到‘潤物細無聲’效果?!?/p>

        鏡頭朝下:尋找真實與溫暖的力量

        這一次,導演文牧野帶來自己的電影《奇跡·笨小孩》。這一次,主角依然是平凡人。

        “一個兩手空空的年輕人,如何與一座城市共同成長?”面對這一命題,文牧野依舊選擇“目光向下”——鏡頭里,那個帶著身患重病的妹妹闖蕩大城市的平凡少年,用“不服輸、不認命”對抗生活的種種苦澀,在守望相助中闖出一番天地,或許這是對“奇跡”的最好注解。

        本屆金雞獎,《奇跡·笨小孩》獲六項提名,影片的“現實感”讓許多人印象深刻。鏡頭里,導演沒有回避繁華都市里的城中村,人們可以看見由小人物組成的“奇跡小隊”,巨大玻璃幕墻外沾滿落日余暉的“蜘蛛人”,以及簡陋小巷里疾馳而過的電動車。這些身邊的凡人瑣事,讓觀眾更加真切地感受到小人物的奮斗。

        “電影里加入的角色,更多的是追求更美好生活的普通小人物。我們希望向觀眾傳達:每一個努力拼搏奮斗的平凡人,都是奇跡的創造者?!蔽哪烈罢f,在劇本動筆前,影片主創團隊到深圳做了一個多月的“田野調查”,足跡遍布華強北、三和人才市場等。這些來自工廠與出租屋的靈感,恰恰賦予影片獨特的生命力。

        近年來,一批根植現實生活、關切社會話題的影片逐步贏得市場。與此同時,一些現實主義題材電影敢于觸及社會熱點,但并不一味放大矛盾沖突,而是刻畫人性中的“真善美”,在溫暖與尖銳間達到了平衡。

        本屆金雞電影論壇·學術峰會發布的《中國電影十年藝術發展報告》指出,近年來,一批中國電影在相對溫和、溫情的風格中,關注大時代下普通人的生存境遇、邊緣生活、人性掙扎、親情冷暖,它們在主旋律電影之外,提供了一種更有現實穿透感的影像呈現。

        守正創新:用現代技術點亮中華傳統文化

        手持乾坤圈、身披混天綾、腳踏風火輪……2019年暑期,當帶著黑眼圈的哪吒出現在銀屏時,許多人感到前所未有的親切。那一年,《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一舉突破50億元,登頂中國動畫電影票房之最。

        哪吒是當下國產動畫“封神演義”現象的縮影。近年來,中國的神話故事和民間傳說成為電影創作的不竭源泉。從“大圣歸來”到“魔童降世”,從“白蛇傳”到“封神榜”,接連登陸銀屏的中國傳統神話故事,讓人們看到國產動畫的巨大潛力。

        “中華傳統文化博大精深,這是中國電影人能夠繼承和發掘的最寶貴遺產。在動畫電影和科幻類型電影領域,我們的神話傳說、志怪傳奇、武俠小說,無疑是電影人尋找靈感源泉的富礦。這些年的動畫電影,一方面讓我們看到中國動畫電影制作水平取得了長足進步,另一方面也可以發現中國動畫電影人想象力的迸發和解放?!睆B門大學電影學院副教授張艾弓說。

        在根植傳統文化的同時,創新也是國產動畫能夠打破海外動畫電影壟斷的另一重要因素。一段時間里,國產動畫因“低幼劣質”被廣為詬病。今天隨著影視行業調整,一批新生代導演沉下心來,將現代視覺特效與中華傳統元素結合,取得了不俗反響。在電影《新神榜:楊戩》中,賽博朋克的科幻感與CG鏡頭中水墨畫二維畫面的碰撞顯得別出心裁;而電影《哪吒》的特效更是接近80%,一共動用了數十家制作團隊。

        “當三維動畫等技術在回望悠久歷史古國、反映歷史傳奇事件中大放異彩時,我們感受到上下五千年文明經過影像化之后特有的魅力?!睆偷┐髮W中文系教授楊俊蕾說,在數字技術全面興起的時代,制片技術、放映技術和數據存儲技術等,都為中國電影豐富、多樣、持續、穩定、全面發展起到重要推動作用。

        多位影人也提到,在處理科技與傳統、視效與故事等關系時,國產動畫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張艾弓說,與華麗恢宏的視覺塑造相比,當前國產動畫電影仍需努力補足表達滯后的缺憾。

        “十年來,中國電影文化主體性更加凸顯。這種文化主體性不僅僅是包括我們講述的中國故事,呈現中國人特有的情感結構,更重要的是在創作中體現我們的現代意識和全球視野。我們相信,中國電影在中華民族復興偉大中國夢的實現過程中,會提供更強大的價值引導力、文化凝聚力和精神推動力?!北本┐髮W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中國電影家協會理論評論工作委員會會長陸紹陽說。(記者康淼、吳劍鋒、顏之宏)

        編輯:位林惠

        相關新聞

        少妇下面好紧水好多视频

        <noframes id="vtdxj">
        <th id="vtdxj"></th>

          <strike id="vtdxj"></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