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tdxj">
<th id="vtdxj"></th>

    <strike id="vtdxj"></strike>

        首 頁 資訊 對話 評論 產業 星語

        首頁>影視>星語

        王勁松:從“演道具”到“演活道具”

        2022年08月24日 16:36  |  作者:孫欣祺  |  來源:文匯報
        分享到: 

        在王勁松的身上,很容易辨識出話劇的底子,因為他不僅念起臺詞來抑揚頓挫,還有一個舞臺表演的習慣——擺弄道具。

        熱播劇《冰雨火》第一集,當年輕警員陳宇提及舊案,他飾演的公安局局長林德贊,單手摘下眼鏡,憤懣地扔在案頭。這一幕,不難讓人聯想到另一個角色——《破冰行動》中的大毒梟林耀東。

        從“林叔”到“林局”,王勁松在兩部姊妹篇禁毒劇中分別飾演毒販與警察。角色立場的對調,僅從“眼鏡”這一道具便可管中窺豹。

        在《破冰行動》開頭,警員李飛與宋揚夜闖塔寨村,拒捕毒販林勝文,引發警方與村民的激烈對峙。正在此時,村委會主任林耀東聞訊冒雨趕來。面對人贓俱獲的事實,他不緊不慢地摘下眼鏡,在衣袖上略加擦拭,然后戴上眼鏡,緩緩地向林勝文吐出兩個字:“是嗎?”

        這個小動作具有雙重功能。全劇以緊張刺激的抓捕場面開篇,而林耀東的登場,打斷了原有的敘事節奏,擦眼鏡這組特寫則讓場面進一步靜下來。從高速切換到慢鏡聚焦,鏡頭語言的急停營造出大戰在即的窒息感,為緊隨其后的村民鬧事埋下伏筆。從人物塑造的角度,擦眼鏡作為第一個肢體語言,一定程度上描摹出林耀東的性格側面。他是通吃黑白兩道的犯罪集團頭目,也是塔寨村村民委以重托、賴以生存的族長,舉手投足間理應彰顯霸氣與穩重。王勁松的表演印證了這一點:在警察面前不慌不亂,對于村民的犯罪事實面不改色,既沒有急于求情開脫,也沒有佯裝怒其不爭,反而鎮定自若地擦拭眼鏡。林耀東的云淡風輕,是有恃無恐的強烈表征。

        無論是角色立場,還是性格特點,林德贊都與林耀東正好相對。他們同樣戴眼鏡,但僅從老土的黑鏡框和厚如啤酒瓶底的鏡片,便不難覺察到,林德贊銳氣不存、老態盡顯。在和陳宇的第一場對手戲中,他聽完匯報后摘下眼鏡,往案頭一摔,這個動作顯然不會出自假裝斯文的林耀東,而是獨屬于不修邊幅、性格急躁的林德贊。在后續展開的劇情中,他頻頻申斥下屬,在上級面前抓耳撓腮,與老友會面時“以酒代茶”,種種言行所刻畫出的人物形象,其實早已在第一次登場時就有所詮釋。

        一件道具,兩個角色,多層含義,這種表演方式與王勁松的話劇背景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舞臺表演沒有特寫鏡頭,許多細微的表情或肢體動作難以被觀眾察覺,因此往往需要借助較為夸張的動作或道具來輔助表演,傳遞人物的當下情緒。反過來講,在影視劇表演中,道具的作用在鏡頭前就會被放大,成為無聲的臺詞,為情感表達、人物塑造提供更立體的角度。

        比如在《瑯琊榜》中,王勁松飾演“國舅爺”言闕。與懸鏡司首尊夏江的道觀對峙戲中,言侯以一封書信激怒夏江,又誘使他全盤托出陰謀詭計,以達到拖延時間的終極目的。這場對手戲,既要刻畫出言侯長年修道的清心寡欲,又要表現忠義之士聽聞奸計后的義憤,還要展示資深說客誘敵深入的克制。多重心緒集于一身,王勁松啟用了手邊的道具——茶杯。不同于林耀東喝茶時的悠然自得,言侯在沏茶、斟茶、飲茶時,鏡頭特意交代了他手腕的微微顫抖。這一停頓,流露出他內心的不平靜,也讓夏江自以為計謀得逞。有了這層鋪墊,言侯臨走時的那句“我可以走了”,才真正具備如釋重負的感覺,也反襯出夏江機關算盡反被誤的驚詫。

        言侯從登場到謝幕,不過四五場戲,在王勁松演過的無數角色中,算不上特別顯眼。但這樣的小角色,恰是他配角生涯的如實寫照。

        剛到話劇團時,王勁松并無半點名聲。很長一段時間里,他只能負責裝臺卸車。偶爾獲得一次登臺經歷,還只能演“一堵墻”,用衣袍的黑白兩色來區分忠奸。說他是話劇舞臺上的道具,并不夸張。即便在涉足影視圈后,他也跑了多年龍套,成為銀幕熒屏上的人體道具。

        現在回過頭看,也許正是在這段歲月中,不甘于充當道具的他,掌握了讓道具開口說話的訣竅。也許正是在這段歲月中,不甘于默默無聞的他,參透了用道具驚艷觀眾的奧秘。如同在《瑯琊榜》中飾演言闕,他在許多劇里僅憑為數不多的戲份,就能令人印象深刻、久久懷念。

        《北平無戰事》中的國民黨保密局北平站站長王蒲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王蒲忱在劇情中后段出場,游走于各派系之間,效忠于立場截然相對的高層,是一個職位不低但處境卑微的小角色。王蒲忱沒有所謂的信仰,也沒有梁經倫一般的能力,但身處斗爭漩渦的他,總能夾縫求生,不得罪任何一方勢力,甚至得到多位上級的信任。這一切,靠的是他極其圓滑世故、毫無原則可言的秉性。

        飾演王蒲忱的王勁松,面臨一個頗為類似的難題:在這部群星璀璨的大戲中,戲份不多的他如何留下自己的印記?他選擇了一個道具——煙。王勁松將王蒲忱塑造為一桿老煙槍,每當面臨不同黨派的公開對峙,便哮喘般地不住咳嗽,發瘋似地摸尋煙盒,仿佛隨時可能咳出心肺而當場身亡。正是因為躲在這個招人厭煩的病秧子軀殼中,他避開了一次次斗爭。而當舉起手中的屠刀時,他便不再咳嗽,也不再唯唯諾諾,只是靜靜地擦亮火柴,片刻的鎮定充分表露其面目的猙獰。

        完全可以說,王蒲忱的成功塑造,相當一部分原因在于對香煙這個道具的反復使用,因為演員有意識地通過類似口頭禪的肢體語言,在配合劇情的前提下,加深了角色在觀眾心目中的印象。

        曾有人認為,話劇演員并不一定適合影視劇,因為舞臺表演所需的這些有意識行為,在鏡頭面前可能顯得多余或做作。但對王勁松而言,話劇生涯顯然是一段正向的積累過程。他將這份功底,厚積薄發地體現在《大明王朝1566》中的楊金水身上。

        楊金水被不少觀眾譽為“國產劇三十年來第一太監”,他在地方時對共事官吏擺出一副狐假虎威的姿態;進京后,面對皇帝及司禮監掌印時又盡顯奴顏媚骨;劇情后段,他為保守秘密而裝瘋,渾似中邪失智;一切塵埃落定后,他雖未開口,但眼神里又有了光。在這部巨作中,楊金水角色雖小,但形象的飽滿程度,直逼陳寶國飾演的嘉靖。

        王勁松在表演時釋放了舞臺魅力,用剛柔相濟、陰陽共生的聲調與身段,詮釋了楊金水在不同階段的各異形象。而更值得一提的是,在這部以議事戲居多、以對白為主的劇中,他仍然發揮出道具的光彩。多場議事戲,楊金水雖為旁聽者,但心中打著算盤,他或撫摸茶盞,或托舉杯盅,或手持念珠,或擦拭毛巾,這些特寫鏡頭沒有臺詞的襯托,卻用寥寥幾筆寫盡他的陰柔與算計。

        當然,相比楊金水,林耀東這個形象飽滿、戲份充足的大反派,可能是王勁松配角生涯中更濃墨重彩的一筆。他曾感慨,為了這個角色自己等了足足32年。32年苦等的體會,我們難以感同身受,但32年積淀的演技,我們足以在一副眼鏡中以小見大。

        編輯:位林惠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少妇下面好紧水好多视频

        <noframes id="vtdxj">
        <th id="vtdxj"></th>

          <strike id="vtdxj"></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