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vtdxj">
<th id="vtdxj"></th>

    <strike id="vtdxj"></strike>

        首 頁 資訊 藝評 人物 展訊 畫界雜志

        首頁>書畫>資訊

        石琴娥:我與《安徒生童話》

        2022年07月05日 14:58  |  來源:人民日報
        分享到: 

        圖①:《尼爾斯騎鵝旅行記》:石琴娥譯;中國友誼出版公司出版。

        圖②:《埃達》:石琴娥、斯文譯;譯林出版社出版。

        圖③:《安徒生童話》:石琴娥譯;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出版。

        提起北歐,人們的腦海中常會浮現出一幅冷峻靜謐與奇幻旖旎交織的北國風光。北歐民族富有瑰麗的想象,孕育出著名史詩《埃達》與《薩迦》,以及享譽全球的安徒生童話。孩提時代,誰不曾為丑小鴨蛻變為美麗天鵝而歡欣,不曾因小美人魚的遭遇而哭泣?然而,丹麥語在我國通曉者寥寥。喜愛安徒生童話的讀者只能閱讀其他語種轉譯的譯本,這不能不說是一個遺憾。

        漫漫十年功,翻譯安徒生

        學習丹麥語,對我來說算得上是“機緣巧合”“半路出家”。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從當時的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專業畢業后,被分配到外交部翻譯隊和中國駐瑞典大使館工作,同時學習瑞典語?;貒?,我返回母校從事瑞典語的教學工作。1980年,我調入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開始較為集中地研究北歐文學,同時萌生了撰寫一部北歐文學史的念頭。時任所長馮至先生建議我不要操之過急,應在系統研究北歐文學并積累大量資料之后再動筆。在馮先生的鼓勵下,我著手將北歐文學介紹到中國,在翻譯瑞典語文學作品的同時,有意識地自學丹麥語和挪威語等其他北歐國家語言。

        1991年,我前往丹麥哥本哈根大學做訪問教授,正巧大學里有一個丹麥語暑期短訓班,我就報了名。班上都是歐洲各國二三十歲的年輕人,而我當時已經年過半百,可以算是“媽媽輩”的學生。幸好,我有瑞典語基礎,每天晚上也和我的房東、一名哥本哈根的護士練習口語,因此跟上了短訓班的進度,在結業考試中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這為我之后的翻譯奠定了較為扎實的語言基礎。

        大約1992年底或1993年初,南京譯林出版社編輯趙燮生來信,邀請我翻譯安徒生的童話與故事作品。我感到很高興,同時也深知責任重大,于是立刻給丹麥皇家圖書館的朋友寫信,希望能以一部權威版本作為底本。隨后,她從丹麥給我寄來了1992年結集出版的《安徒生童話》紀念版,供我使用。

        其實,我的童年也是在安徒生的陪伴下度過的。最初將安徒生介紹給中國讀者并產生重要影響的,應當是周作人。1919年,他用白話文翻譯了安徒生的《賣火柴的女兒》,發表在《新青年》雜志第六卷第一號上。到了1925年安徒生誕辰120周年時,《小說月報》專門開辟了兩期“安徒生號”,登載了鄭振鐸(筆名“西諦”)、趙景深、顧均正等譯介的安徒生童話。截至21世紀初,《安徒生童話》在中國共出版了600余萬冊,其中不乏出自名家之筆的譯作,但多數并不是從權威的丹麥語文本翻譯的。我想,自己一定要抓住這次難得的機會,認真、細致、準確地把安徒生的童話翻譯成漢語。

        2003年,我的譯作完稿。2005年,這部作品經過10余年的努力,終于在安徒生誕辰200周年之際問世,成為丹麥方認可的安徒生慶典指定版本。

        我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翻譯北歐文學作品,積累了一些翻譯經驗。在翻譯安徒生時,我較為注意漢語譯文在表達和語言上的細微處理。安徒生的童話老少皆宜,因此譯文既不能太過文縐縐,又不能咿呀兒語,要盡可能平白淺顯、通俗易懂、朗朗上口,這樣才能最忠實地傳達“講故事”的意境。同時,雖然我堅持從丹麥文直接翻譯,但并不意味著必須一絲不茍地遵照丹麥語的語法和句法,而是充分考慮到中文的語言習慣和文化背景,讓讀者在閱讀時既能體驗異域文化的魅力,又不至于在陌生的語詞前望而卻步。

        試舉《賣火柴的小女孩》為例。故事發生在一年的最后一天,直譯就是“新年的前夕”;正值三九寒冬,又下著大雪,丹麥語原文是“冷得可怕”。但是,對于中國的孩子而言,12月31日并不是個大日子,小女孩劃亮火柴時看見的那只燒鵝,倒更像是我們傳統年夜飯上的佳肴。因此,我把“新年前夕”譯成“大年三十兒晚上”,而把“冷得可怕”擴寫成“天寒地凍,冷得叫人受不了”。這樣一來,孩子們不僅能迅速進入童話的情境,稍顯口語化的行文也更能激發他們閱讀和朗讀的興趣。

        培育真善美,童話暖人心

        北歐文學中有不少世界知名的兒童文學作家,包括瑞典的阿斯特麗德·林格倫、挪威的托比揚·埃格納等,他們的作品受到世界各國小朋友的歡迎。不少北歐兒童文學作品充滿純真的童心和神奇的幻想,這些對于孩子的成長至關重要。一切的科學創造,都從幻想起步;任何偉大事業的實現,都需要如童心般純粹的堅守。尤其在社會高度發展、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更應該珍惜孩子們的天真和想象,鼓勵他們在正確的道路上繼續成長。

        有的讀者或許會問,安徒生的一些童話,例如《賣火柴的小女孩》《小美人魚》等,都有一個悲傷的結局,似乎不符合我們對童話的認知。確實,安徒生在創作《賣火柴的小女孩》時,總覺得缺了些什么,思索很久,特意添上讓人心碎的結尾,方才滿意。安徒生并不忌諱在童話中展露生活的真相,他希望通過文字培育孩子們的同情、善良和愛心,讓他們成長為溫暖的人。這樣的主題對于培養孩子的優秀品質,無疑有著莫大的助益。

        我的譯文問世后,在國內外引發積極反響。2006年,在丹麥文化學會、丹麥知名安徒生研究專家和丹麥駐華使館的聯合推薦下,我憑借《安徒生童話與故事全集》入圍“國際安徒生大獎”候選人名單,并最終獲此殊榮。授獎詞寫道:譯本包含著“中國語言歌唱般的悠揚音韻”,并且“忠實準確地表達了安徒生的聲調,而又使他的故事給予今天的讀者更多樂趣和享受”。對于這樣的褒獎,我覺得受之有愧。

        在頒獎典禮前,有一件趣事令我印象深刻。我的外孫女當時正讀初二,和我一起前往安徒生的故鄉歐登塞領獎。舉行正式儀式前一天的晚餐時,她向丹麥聽眾介紹了中文的聲調和韻律,并用中文朗讀了一段我的譯文作為示范,贏得在場所有人的熱烈掌聲。我想,或許安徒生也會喜歡聽一個中國小女孩朗誦自己的童話吧。(作者:石琴娥 毛明超根據石琴娥口述整理)  

        石琴娥,1936年生,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研究員,譯有《埃達》《薩迦》《尼爾斯騎鵝旅行記》《安徒生童話與故事全集》等作品。2006年獲“國際安徒生大獎”,2010年獲“丹麥國旗勛章”,2017年獲“瑞典皇家北極星勛章”。

        編輯:馬嘉悅

        關鍵詞:安徒生 丹麥 翻譯 石琴娥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少妇下面好紧水好多视频

        <noframes id="vtdxj">
        <th id="vtdxj"></th>

          <strike id="vtdxj"></strike>